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回(1 / 2)

回想起那时的辉煌,李嘉和黯然神伤。

她原本可以很快乐,都是她这软弱的性子给她带来灾祸。如果不是来临水县,她这会儿定是业绩第一了,修成正道的速度一定比这条路子快,她当初可真是被猪油蒙了心。

她越懊恼,怀德心情越愉悦,其实他并不纠结那锄头是真是假,他只是喜欢给她添堵而已。

“那把锄头,确实为大禹帝君所用,只是由于供货量太大,掌司把它溶了,分成了很多小一些的锄头,但绝对没有偷工减料。”

怀德哦了一声:“倒也说得过去。”

李嘉和猛点头,望着他的视线多了几分期待:“帝君,那您刚才说的?”

“回去时记得提醒本君。”

要的就是他这句话,李嘉和很是狗腿的笑了一下,“帝君,还有一件事,我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怀德问:“公事还是私事?”

李嘉和:“?”

他俩能有什么私事?

她笑得勉强:“公事。眼下县衙已分文不剩,若不……”

方才走路还虎虎生风的怀德忽然抚了一下太阳穴:“不知怎么的,自从那会儿因为去救你挨了打后,我这头有些疼。”

李嘉和抿唇。那是救她吗?他那明明是送人头去了好吗?

“我们眼下,没有钱买药了,若不……”

“头疼死了。”怀德这会扶着手边的树,微弓了身子,确是一派痛苦之相。

李嘉和忙过去扶人,试探的道:“其实下界时,我身上还带了些值钱东西。”

刚才疼得好像要就地去世的怀德忽然站直了,“明日本君带你去隔壁镇子赶集吧,你还年轻,一定没见过人间的集市有多热闹,既然下来一趟,你当不要错过这些美景。”

你看你看!她就知道他是装的。

“可是那些东西,前几日都给您买了馒头,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赚钱了。”

一说起馒头,李嘉和的心都在淌血,他一顿就要吃八个馒头,这怎么供得起?

怀德见装不下去,只好面对现实,“说吧,需要本君做什么?”

李嘉和把自己的计划与他说了一遍。

“此地百姓顽固不化,需从孩子下手方有一线生机。”

怀德听罢,道:“此法不可行,孩子心智尚未成熟,今日受你诱惑,日后便会受他人诱惑。”

李嘉和确实没想到这一点,听完他的见解,也觉得此法确实有些卑鄙,他平时看着虽然无耻了些,但三观却还是正的,教她刮目相看。

两人话音刚落,忽然听身后传来一声清脆响声,回头一瞧,只见一棵需五人合抱的树后,露出一片衣角。

怀德面色渐冷。

“出来。”

好一会儿,那边磨磨蹭蹭露出一个小脑袋,李嘉和一看,与怀德介绍。

“这是王六麻子家的儿子,王六麻子是临水县的主心骨。”

她刚说完,就见怀德笑得眼睛都弯成了一轮月牙,他朝小孩子招招手:“你来,哥哥带你去抓猛兽。”

李嘉和无语。

所以他的诱惑就不是诱惑了?她还是太年轻,刚才有关于他的结论下早了。

这小孩大名叫王睿之,据说是王柳氏花重金请人取的,想来也是对他的前途有所寄望。

王睿之不敢过去,只是站在原地,说话时牙还漏着风:“什么是猛兽?”

怀德说:“老虎你可曾见过?”

怀德的原身就是白虎,李嘉和曾听灵雾提起过,上古时期,他何其威风,所经之处皆地动山摇。据说那时他还是严谨的性子,不苟言笑,后面为什么变成这样,众人皆不得而知,只有魔界一老祖宗与后辈聊天时提起过一嘴,大意说是与上古时期魔神一战相关,可那些事实在久远,根本追溯不到。

李嘉和冷眼在一边听着他骗小孩。

“你若与我交朋友,我便日日带你上山抓猛兽,你爹可能都没抓过猛兽,如此一来,你便强过你爹,你就是临水县真正的强者。”

太卷了太卷了。

王睿之眼中闪着疯狂的心动,“什么是‘强者’?”

怀德得意地理了理领口:“‘强者’就是有绝对话语权的人,你说的规矩就是规矩。”

王睿之向前走了两步:“我也能成为强者?”

怀德给予肯定,“只要你与我交朋友,你就可以。”

王睿之犹犹豫豫向两人走了过来。

李嘉和叹气,也行,这计划也算是达成了。

怀德带着王睿之上了后山,只是凡间的后山哪里有猛兽?眼下怀德也没有法力,捏不出什么变身术,最后几个人在山上疯跑了好些时候,只猎到了一头还不及手臂长的略有些蠢笨的小野猪。

王睿之抱着被五花大绑的野猪,依然兴致高涨:“县令大人,这也算是猛兽了吧?我是不是也是强者了?”

怀德点头,向他竖起大拇指。

来自天道的肯定。

“你这强者当之无愧!”

后来,强者他爹来了。

王六麻子带着一众亲友,举着火把来寻人了。

“你爹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