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回(1 / 2)

李嘉和一早就听闻怀德名字虽然取得好,但其实是缺了大德的人,但他毕竟位高权重,她自然也不能说什么,为了能早日脱离苦海,她只好不舍昼夜劳作。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也能多卖点货换福报。

夜深时分,换月神望舒当值,整片天空的光由金黄转为银灰。月色之下,李嘉和依然卖力地铲着地,间或向纷繁镜瞧一眼,见有人觉得她可怜,赠予了他一两年法力,她如获至宝。

“感谢月老送的法力,在这个房间消耗的法力满一百年会赠送其它货品。”

她借机替自己宣传。

再晚些时候,她累坏了,小心翼翼去到树下,原本想请假,抬头却见怀德依然安稳在上面躺着,只是不见他呼吸起伏,甚至连喘息声都听不到,想必是监工太累所以睡着了。

她小声叫了一声:“帝君?”

怀德没理她,她正要再喊一声,却见怀德的身影一阵水波纹似的晃动,最后变成一片叶子,轻飘飘落在她头上。

她捏着那片叶子发呆。

所以一整晚都是这片叶子在监督自己?

虽然她脾气好,但想起自己今天干活时想到身后有怀德监工的胆战心惊,仍有些不高兴,那感觉就像老板站在你身后看你干活似的,可即便如此,她也只是把锄头小心放在一边,并没用它泄愤。

她准备趁这个机会回去取些货品。

通过今天的卖货,她发现女道君比男道君的散财欲望更强,总卖锄头太过单一。

这会儿不得不再说一句无极岛实在是大,到底是变态到什么程度的人才会做出来自己承包一座岛来过日子的事?

出了园子的门,李嘉和竟然不知道该往哪走,正想唤出引路星为自己带路,一抬头,忽见墙头上坐着一人,她下意识行礼。

“帝君。”

那身影依然没反应,下一瞬间,又变成一瓣花瓣,缓缓掉落在她肩头。

她沉默,忽然有些怀疑,今天跟自己说话那个,不会也是帝君以物化的形吧?

伸手招来引路星,总算是找到了出口,将要迈出门槛时,忽然见门外又杵着一位帝君。

两人四目相对,那帝君也如前两位一般一动不动,她皱眉看着那身影不予理会。

虽说帝君是假的,但如此近距离看怀德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他唇色浅淡,眉目疏朗,端的是从容自若沉着镇静,只是他严肃起来时眼神太过凌厉,使人望而生畏。

她壮着胆子瞪回去。

“你瞅啥?我不会再上当的。”

她说完伸手去戳了对方的脸。

却不想那人影并没有变成花瓣树叶,李嘉和只觉得指尖一片冰凉,她愣住了,维持着刚才的动作定定看着对方,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帝,帝君?”

怀德垂眼看着她,神态之中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情绪。

不等她仔细琢磨,就听他笑眯眯问自己:“找死?”

她动作熟练地跪在地上,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做什么去?”怀德问。

李嘉和现在还觉得指尖冰凉,连带着身子都有些发麻,“回帝君,我回去取些东西。”

怀德盯着她的头顶瞧了半晌,道:“长夜漫漫,本君也与你一同去瞧瞧你那些假货。”

李嘉和:……

所以这个帽子到底如何才能摘掉?这人实在不像话。

琳琅阁与无极岛还是隔了一些距离的,李嘉和没有修为,就跟在21世纪没有车一样,去哪都是靠走,但她是不敢让怀德跟自己一起步行的,便道:“帝君您先行一步,我随后便到。”

怀德没理她,直接招来行云,踏上去之后低头看着她:“上来。”

李嘉和抬头,见行云比她肩膀的位置还高,她就这么爬上去似乎不太雅观,正要再次拒绝,却见眼前一花,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站在怀德身后。

“谢……”

不等她道谢,行云便像离弦之箭一般向前窜出,这推背感真是没谁了。

她下意识抱紧怀德的腰,反应过来后,又猛地松开手,随后受气包一般缓缓蹲在云上,手紧紧薅着蓬松软绵的行云,吓得连眼睛都不敢睁。

太……太刺激了。

原本要半个时辰的路程,托了怀德的福,一炷香就赶到了。

下了行云,怀德看了她一眼,笑眯眯说:“抱歉,多年行军打仗,速度有些快。”

李嘉和行礼,本想奉承说速度刚刚好,谁成想刚一张嘴就哕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